欢迎访问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协会培训中心!
绿色发展:石化业拿什么回应?
来源: 更新时间:2016-03-15  
   绿色发展是今年两会的高热词汇。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不仅提出要走出一条经济发展与环境改善双赢之路,而且明确了雾霾、工业污染、水污染治理以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以气代煤等主要抓手。审议讨论报告的代表委员们对此都给予了高度评价。石化行业该拿什么回应国家对绿色发展的期待?石化界代表委员心潮澎湃。

  

 

\

 


  产品要绿色 
   
  高标号汽柴油 
  充足的天然气 
  高效环保肥料 
  石油和化学工业是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仅大类产品就有数万种。发展绿色石化产品,不仅是石化行业自身实现绿色发展的需要,而且会推动下游应用行业实现绿色生产。因此,为社会提供绿色产品,成为石化行业及很多石化界代表委员回应绿色发展的第一着眼点。 
  “重拳治理大气雾霾”被明确写进《政府工作报告》,而且强调今年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量要下降2%,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下降3%,重点地区细颗粒物(PM2.5)浓度继续下降。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石油华北油田公司总经理黄刚表示,绿色发展是一个趋势。企业提供的产品必须要清洁、绿色、环保,譬如天然气、高标号汽油。华北油田转型升级的战略中有一条是稳油增气,更多地提供清洁能源。在清洁能源开发上,华北油田不光生产常规油气,还生产煤层气等非常规油气,现在已经有将近10亿立方米的规模。公司在山西的沁水盆地、长治和晋城都建立了国家煤层气示范基地,围绕扩展天然气开发应用还建设了储气库,并注重下游市场开发,主要是围绕北京、天津、河北这种能源结构不太合理、雾霾比较大的地区,加快气化北京、气化天津、气化河北的进程。“行驶在北京长安街上的728路汽车用的车用清洁能源,就是我们第一个气化项目,开辟了清洁能源在北京公交车上推广使用的先河。”黄刚说。 
  全国人大代表、中石化洛阳分公司总经理赵振辉强调,我国油品升级的速度还是很快的,总理报告也提出来,2017年1月1日,全国都要推行国五标准,国六的标准也在讨论酝酿中。建议国家加大成品油监管力度,特别是柴油,避免出现用普通柴油替代车用柴油现象。这不但无益于环境改善,还会影响企业油品升级积极性。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湘平表示,在油品升级方面,山东地炼已走在全国前列。目前拿到进口资质的企业,都已经具备了国五标准油品生产能力。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玉皇化工集团董事长王金书表示,目前我国柴油的污染排放要远高于汽油。玉皇与清华大学共同开发了聚甲氧基二甲醚,这个产品加到柴油中,能减少柴油污染70%。 
  由于改善环境的要求,天然气替代煤炭的需求在增加,“以气代煤”也是政府所倡导的。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化工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张明森表示,继续维持页岩气财政补贴政策, 增强企业信心,加大勘探投入,维持产业持续发展;进一步细化《页岩气产业政策》,并强化落实,鼓励和支持加大页岩气科技攻关力度。 
  但不可否认的是,煤炭在我国能源结构中的主体地位不会动摇,因此针对煤炭如何清洁高效利用的提案建议也特别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姜耀东递交了《关于做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提案》。他建议,在国家层面,把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与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放在同等重要位置,同时完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监管和决策支持体系,增加对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的科技创新支持,完善促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法律法规和财税政策。民建中央同样也聚焦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上,递交了《关于推进煤炭高效清洁化利用的提案》。提案中指出,统筹协调多领域联合推进煤炭清洁利用还不够。煤炭清洁利用涉及多行业、多学科,产业链条长,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各领域、各环节密切配合。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硅谷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宋福如表示,民营企业也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农业面源污染是中国最严重的污染之一,我国化肥、农药用量相当大,但化肥利用率只有30%~35%,严重污染了土壤、河流和空气。开发高利用率、无污染化肥,是实现农业绿色发展的迫切需要。为此,河北硅谷化工开发了新型化肥——有机硅水溶缓释肥,化肥利用率可达到80%以上,能减少对环境的污染,降低农民成本,实现增产。 
  全国人大代表、青岛软控集团董事长袁仲雪建议通过立法推动轮胎绿色发展。他准备和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一起,把轮胎标签法立法提出来。标签法里的标准主要体现在绿色轮胎上,比如B级轮胎的滚阻阻力比现在要降低26%。这样一来节油,减少二氧化碳等污染排放;二来安全,B级轮胎比现在D级的制动距离降低三分之二,90%的相关事故可以避免。他强调,要从法律上明确不能抽检、要强检。要生产就必须达标,否则工厂就不能生产。一旦达到这个标准,产品随时都能抽检。而且这些标准都要公布,消费者、用户也可以随时监督。

  生产过程也要绿色 
   
  淘汰落后工艺 
  引进智慧生产 
  副产品资源化 
  只有产品绿色还不够,全生命周期的绿色才是真正的绿色。 
  黄刚表示,目前,在新《环保法》的严格要求下,企业必须要依法合规,生产过程必须要满足绿色发展的要求。譬如,对传统产业来说,必须改造升级,淘汰落后的、高能耗装置和设施。华北油田特别强调生产过程的绿色,一方面积极组织煤改气,将所有燃煤锅炉都改成了天然气锅炉;另一方面,尽可能使用先进绿色的生产工艺技术。此外,华北油田还进行了智慧油田建设,用信息化来改造生产流程,这项工作在“十三五”时期还将重点推进。 
  赵振辉说,因强调生产过程的绿色,中石化洛阳分公司“十二五”期间增加了很多环保投入,锅炉和催化裂化烟气都采用脱硫脱硝除尘改造,污水实施了提标改造,COD、氨氮排放要求进一步提高。“十三五”时期,国家可能也要制定更严格的标准,比如污水排放标准可能会进一步提高,含盐量等相关标准也可能会出台。只要国家出台更严格的环保标准,洛阳石化都会按要求去做。通过实施节能环保技术、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减少排放就是对环境的贡献。 
  全国政协委员、奥克集团董事长朱建民谈到,一方面,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中把绿色发展纳入“十三五”规划五大发展理念,明确支持绿色清洁生产,推进传统制造业绿色改造,推动建立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产业体系。发展绿色金融,设立绿色发展基金。另一方面,二氧化碳是引起地球温室效应的罪魁祸首,依靠科技创新,用二氧化碳替代石油和天然气作为未来的“碳源”,使其成为化学工业的重要资源,从而实现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一举两得。为此,朱建民看好二氧化碳资源化绿色低碳循环发展项目,希望国家能制定和完善二氧化碳资源化产业化的相关政策,以促进这一产业的健康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诚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褚现英介绍,河北诚信的含氢尾气综合利用项目也是一个绿色项目。该公司氰化钠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尾气总量可达35700Nm3/h,这些尾气可提纯出氢气27000Nm3/h。过去这些尾气主要通过燃烧转化为蒸汽供生产利用。然而,企业在生产中需要大量的氨气作为合成原料,这些氨在合成中需要消耗大量的氢,可是氨气却一直靠外购。企业管理者认识到,尾气中的氢作为燃料燃烧远没有用于生产合成氨的利用价值高。于是该公司组织技术力量,投资3.3亿元建设了含氢尾气综合利用项目,改变了以往将尾气燃烧转化成蒸汽的做法,将含氢尾气进一步利用,制备成合成氨,实现了资源的综合利用。该项目年可节约标煤8万吨,减少SO2排放160吨,每年可产氨10.8万吨,年可实现经济效益1.6亿元。

 

\

 


  3月7日,两会新闻中心召开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记者会,全国政协委员解振华等就高效利用资源、低碳循环发展、环境整治、加强生态保护和修复等回答记者提问。 (本报记者 张育 摄)

  生产理念更要绿色 
   
  安全环保放第一 
  废水池里能养鱼 
  谈及绿色发展,全国人大代表、河北旭阳焦化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杨雪岗特别强调要把安全环保放在第一位,靠技术进步提升安全环保水平。为了实现焦化企业更好的发展,旭阳焦化通过自主研发新技术,已经往下延伸了50多种产品,包括煤化工、石油化工、生物化工产品等。去年,该公司环保投入2亿元,其环保水平优于国家标准。 
  全国人大代表、中石化南化公司副总经理殷云飞同样强调了要把安全环保放在第一位的理念。他说,江苏省每年都会公布一次环保信用等级。对化工企业来说,往往离绿牌比较远,黄牌是比较好的,多数都是黑牌、红牌。去年,中石化南化的环保信用等级一下子提升到了黄牌,十分不容易,但跟绿牌还有很大差距。殷云飞还强调,绿色发展也给行业带来了一些机遇。譬如,园区内化工企业的固体废弃物处理要求越来越高。虽然各个企业都在从源头上控制,但总有处理不了的。中石化南化公司正筹划打造一个固废处理中心,主要是解决化工企业固废问题。 
  “绿色发展对化工企业来说是必然趋势,不走这条路,不仅是化工企业无法生存,而是任何企业都不能生存下去。过去粗放的发展模式已经不能适应国家的发展方向,各企业必须要找准绿色发展切入点,提高企业主体的积极性,在绿色发展模式上做文章,找突破,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用绿色、安全的项目为发展动力;用绿色、可靠的产品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绿色化工的可持续发展,才是化工行业的长久发展之道。”褚现英表达了他对绿色发展理念的认同。 
  全国人大代表、济南圣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唐一林说:“我们的环保理念就是废水池里必须有鱼,水处理得怎么样就看有没有鱼。”该公司在环保方面一直走在前面,已经被山东列为环保企业典型。
 


背景资料

绿色发展

  加大环境治理力度,推动绿色发展取得新突破。治理污染、保护环境,事关人民群众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必须强力推进,下决心走出一条经济发展与环境改善双赢之路。 
  重拳治理大气雾霾和水污染;加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推进以电代煤、以气代煤;加大工业污染源治理力度,对排污企业全面实行在线监测;大力发展节能环保产业;加强生态安全屏障建设。 
   
  ——摘编自李克强总理2016《政府工作报告》 
相关评论

趁机重塑化工形象

  近几年的全国两会呈现这样一个让人欣喜的趋势:对绿色发展的呼声渐增高,有关生态环境的发布会增多,而对发展速度的关注淡了。今年让笔者更为欣喜的是,全国两会前夕,《石油和化工行业绿色发展行动计划》启动编制。这是石化行业在去年发布绿色可持续发展宣言后,在绿色发展之路上的又一给力举措。 
  当行业发展节拍踏准国家前进节奏,会带来怎样的变化?笔者想说,绿色发展浪潮正席卷而来,我们不妨趁机重塑化工形象。 
  在老百姓的眼中,每个行业都有他的行业形象,这种形象的代表或许是一个名字,或许是一句话,或许是一个场景。石油和化工行业的形象是什么呢?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在老百姓眼中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铁人王进喜。想到石油和化工行业,不少人会油然而生一种“我为祖国献石油”的豪情。上世纪九十年代,全国掀起了学吉化热潮,《人民日报》连续发表《从吉化看社会主义》等9篇文章,吉化精神、吉化作风享誉全国。那个时候,吉化成为行业代名词,不少人至今提起都会伸出大拇指。 
  但是,现在呢?石油和化学工业早已是国民经济支柱产业,我国也已成为名副其实的石化大国。但在老百姓眼中,石化行业却几乎等同了“8·12”爆炸事故、PX群体性事件。奋战在石油和化工战线的几百万同胞们,你们是否觉得委屈?可这也充分说明,我们做得真的不够。 
  笔者是一名学化工出身的记者,对行业饱含深情,曾在不同场合问不同国家的石化企业代表:你们国家的石化产业当年是怎样的,如何走到了今天。来自日本的朋友说,30年前日本石化行业也曾问题重重,很多学子拒绝进入化工企业就业,但通过不断创新、不断改善,如今石化行业在日本深受老百姓尊重。来自德国的朋友说,莱茵河也曾污染严重,现如今可以畅游其中。来自美国的朋友说,正是付出了血与生命的代价,才有了如今名闻天下的杜邦安全管理。 
  有绿色,方有未来。如今,我国正前所未有地强调绿色发展,作为最好的回应,石化行业当吸取国内外先进经验,在绿色发展之路上尽份内之事、担业外之责。于内,行业应摒弃旧有粗放式发展模式,以绿色过程生产绿色产品,为国家提供更多的清洁燃料、更环保的农化产品;于外,积极创新,为水污染防治、土壤修复等行业提供更多解决方案。 
  我们更期待,石化行业在成就我国绿色发展取得新成就的同时,塑造行业发展新形象。那时候,老百姓想到石化行业脑中浮现的或许是一片蓝天,一池清水。